AAA

阴阳师/时之歌/是个茨木吹/挖坑技能max

和小伙伴聊天聊到我有一个同学眼睛和三年前比大了三倍然后……【

看了三天各种声优见面会……突然觉得把junjun代入茨木有种微妙的萌感……以及那些写鬼畜晴攻真是要对nori说声抱歉了!!!【真的有这种文吗【

我可能是个假高三【

酒茨cp名解字

刚在酒茨群突然想到的玩意……

酒茨可拆得水酉草次。

且看酉次。

酉时,又名日入,酉时次为戌时,又名黄昏。

以古观之,当是之时乃用晚膳毕,宜稍加运动,旋备寝。

以今观之,当是之时乃备膳生火,再看水草二字,水为汤物、烹汁,草为香草、香料,亦可为生火之物,由此观之,何物须得时辰两度而炊之?肉食也。

什么??你说说人话???

大概就是那什么饭后运动,还有那什么,多炖肉【

【酒茨】月色真美

  夜晚的庭院不复白天的热闹与喧嚣,梦里的人们各自追寻着自己的欲望,或喜或悲。

  樱花树下,两个大妖危坐小酌,在皓朗的夜色下,岁月静好。

  夜空中一轮明月透着淡淡的玉色,月光洒下,便如那少女的肌肤一般白净柔和。

  酒吞童子凝望着夜空,若有所思,突然开口道:“今晚月色真美。”

  茨木童子闻言放下举起的酒杯,朗声道:“吾也这么认为!只不过这月色还是不如挚友的美丽潇洒!照吾看来,虽然月色动人,可终究只有柔,少了一丝刚与硬,不像挚友!柔和起来可亲近百鬼,在妖怪中领导者的形象岿然不动!刚硬起来可力战群鬼,平安诸多阴阳师凑不敢随意招惹……”

  酒吞气的差点一拳揍上去,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是说,今晚月色真美。”

  茨木显然没有get到什么。

  “吾知道啊,但是这个月亮它就是少了点刚……”

  “我他妈是说,今晚,月色,真美。”

  “挚友你为什么要重复这句话?今天的挚友好奇怪啊,我不是说了月亮它少了点……”

  “妈的,本大爷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刚什么叫硬。”

  然后大江山的夜晚达成了生命的大和谐。

————

玩个梗【

今天代购妹子给我寄的酒茨本茨酒本黑白本狗茨本博天本狗崽本到了,但是我妈没拿回来!!!!!!!

抹杀

  今日的大江山一如往日的动荡与和平,临近的村庄又传来了哪家闹鬼,哪家地窖里的酒失窃,哪家小孩失踪的谈资,都不过鬼王酒后的消遣。

  “大王您瞧!据说这是河边上那个村庄最好的美酒,传闻采用秋天第一批成熟的高粱作为原料,辅以天山上的水酿制,两次下料、九次蒸煮、八次摊晾加曲,还要送到神社里去赐福,之后藏在地窖里经过十年才算是成形,那里的人还说喝了能想起前世的事……”

  酒吞童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打断了那小鬼。

  “你说了这么多,酒的好坏可不是凭你这些嘴皮子上功夫来判定的,酒好不好本大爷一试就知!”

  酒吞童子托起酒坛一把揭去酒封,一股醇厚而浓烈的酒味喷薄而出,面前的小鬼深深地吸了一口这迷人的酒香,便飞也似的跑开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酒吞感觉天边好似突然飞来一道白光,转瞬即逝。

  倒了一碗酒,单看色泽是极好的,清冽而澄澈,如同一碗流动的美玉,若是那天邪小鬼见了还不一定舍得喝。鬼王却毫无欣赏之意,一个仰头,喉咙一动,已是一碗下肚。
 
  酒吞眯着眼咂了咂嘴,仔细品了下酒的余味,大笑道:“好酒!好酒啊!”旋即一边斟一边饮,若被那村里人瞧去了,定要唏嘘不已直呼暴殄天物。不一会儿,酒坛便已见底。

  酒吞喝得正酣,又要取时却再也倒不出一滴琼浆,兴头上的酒吞顿时不悦,刚要挥手唤人再拿几坛子酒时,一阵睡意传来,便昏昏倒下去。

  梦里面,酒吞看到自己,从统领众鬼占山为王,到收茨木童子入麾下,到红叶林初见红叶,再到结识晴明……

  看来那个小鬼听来的果然都是流言啊,这哪里是前世,分明是今生……

  酒吞这么想着,随后失去了意识。

  翌日,酒吞一睁眼,便看到床头一团白毛在兴奋地抖动。他重重地一拍那妖头顶的发旋,换来了茨木一瞬间的僵硬和更加兴奋的回应。

  “挚友居然宿醉了!这可真是难得!不,更准确的说是史无前例!这世间居然有能喝倒吾友的酒!他日吾一定也要见识一番,想必……”

  “闭嘴。”

  “既然是挚友让我闭嘴,那我就闭嘴好了。”

  酒吞神情恍惚了一阵。

  等等……这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应该只是茨木以前说过吧。

  “茨木啊,你觉得我们这样的鬼会有前世和来生吗?”

  茨木被鬼王抛出的问题问得呆滞了片刻。

  “挚友也会有多愁善感的时候啊,这种事不是只要去地府问问就行了吗?鬼的前世一般都是为人吧,至于来生……管他呢!成佛成人成鬼随他们去,挚友在哪儿我就追随挚友去哪里!”

  看着茨木眼睛里散发的炽热与虔诚,酒吞心头不由得一动,在茨木惊愕的眼神中吻了上去。

  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他和茨木似乎理所应当地成为了伴侣,在众人理所应当的目光下同进同出,甚至受到了星熊童子理所应当的祝福。每天晚上,他的梦里也按照先前几百年的时间线回顾着过去发生的事情,直到这一晚。

  酒吞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混乱的战况。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八岐大蛇作乱那天,京都的阴阳师联合起来布了一个大型的结界,在损耗了一半阴阳师的代价下成功封印了八岐大蛇,但为什么在梦里变得不一样了?

  京都阴阳师全灭,“酒吞”因欣赏晴明的实力提出要和晴明决斗。这都是先前没有发生过的事。随着光影变化,这些新的“记忆”不断在酒吞面前呈现。

  “那个蠢货!居然输了!”

  酒吞看着另一个酒吞居然败在了区区一个人类手里,脸色一阵发黑,就像是自己失败了一样屈辱。更令他瞠目结舌的还是接下来发生的事,那个自己输了之后居然就哭了!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

  他看着“酒吞”带着哭腔和“茨木”一起走了,然而下一刻,整个场景开始崩塌,人物全都化为了碎片消失在了白光之中,空间开始扭曲,直到周围一切都变成了死寂的惨白。

  突然,面前一个人影开始凝聚。

  巨大的酒壶,飘逸的红发,犀利的紫眸,傲人的身躯。

  那俨然是另一个酒吞。

  “你是谁?”酒吞提起警惕问道。

  “我是你啊。”“酒吞”带着一种诡异的微笑说道。

  “哼,本大爷才不会像你这样幼稚到输了决斗还要哭!”

  “是啊,所以我才会被抹杀。”

  “抹……杀?”

  “真正的酒吞已经被抹杀了,于是才会出现你。不,应该说正是因为我的存在威胁到了你,我才会被抹杀。”
 
  “哈?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总之,你会和茨木在这个世界活得好好的,至于我,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也不必放在心上,一觉醒来,你就什么都忘了。”

  话音刚落,“酒吞”也就渐渐淡入那一片目眩的白光中。

  梦之狭间。

  “好奇怪啊,这一个晚上的梦境都不见了,食梦貘!是不是你又乱吃东西了!”

  面对蝴蝶精的责问,食梦貘有些委屈,“我没有啊……好像是某个世界法则让这一天的梦境都被抹去了……”

  “世界法则?那是什么?”

  “就是为了使一切维持合理的法则啊,法则之下一切不合理的东西都会被抹杀,这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的稳定。”

  “说起来,在梦境里还有另一个世界呢,骄傲的鬼王大人居然还会哭~”

  “嘘,这话不能乱说,要是被法则知道了会被抹杀的!虽说你看的那个世界可能是真实的表世界,但那儿毕竟不属于这个世界。”

  “咿呀——好吓人啊,那我们,到底是哪个世界的呢?”

  “这个问题和我们没多大关系,只和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有关……”

  —Fin—

其实看酒茨是想看茨木被宠,看茨酒是想看茨木宠自己喜欢的人【

主站酒茨酒是希望茨木能和自己崇拜的人在一起【

论茨木吹的自我修养【

【茨all】搞事搞事搞事(一)

→清水搞siao向

→大概就是这个有毒的寮被晴明wo集体茨木吹化了

→那么多ssr,不存在的【摊手

→吞狗荒连狐叉琴(大概会删or加)

→大概就是所有人单箭头茨木【你们都要赞美他!!崇拜他!!拥护他!!

——

01 酒吞童子的场合

近来酒吞感到十分的烦躁,他感觉茨木跟在自己身后吹捧自己的时间变少了。

鬼王心里有些不高兴,但他嘴上却不承认这一点。

“哼,那家伙究竟去哪里了……”

如果他现在能出现的话,我就答应和他打一架好了。

“挚友!!”

酒吞眼眸一亮,缓缓起身站起,表面上却波澜不惊。

“你看!妖狐送我的鬼角吊饰!”

茨木暗金的眸子散发着动人的光彩,他十分兴奋地摆弄着自己鬼角上的小玩意,看的酒吞不禁愣了神,只是让他如此开心的人不是自己……

啧。鬼王脸色一黑,暗里捏碎了手上的酒碗。

“嗯…挺不错的……”他敷衍地回答。

茨木察觉到酒吞的不耐烦,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挚友……我……又让你不开心了吗?”

我放他娘的骡子升天屁!!

我算是栽你手里了。

——

02  妖狐的场合

第一次见到茨木,是在庭院巨大的樱花树下。

那个白发大妖静静地站在那里,樱花飘落,风带起他的白发,就如星空中的那抹皓月一般。

他察觉到来人时,回首看向我。

金色的眸子澄澈而溢彩,像有流光浮动,黑色的眼白却有如危渊般的深邃,刚毅的脸上线条分明,不苟言笑的表情显得冷酷而拒人于千里之外。

下一秒,却冰川消融。

“你,就是新来的?”

眉头舒展了开来,唇侧带着几分弧度,眼神虽仍然冷峻,却掩盖不了那个大妖的善意。

“晴明让我带带新人,你……”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我耳畔。

小生觉得自己,沦陷了。

好想……把他做成标本……

“小子,你在想什么啊!”

脑袋被重重地一拍。小生抬头看向他。

“喂!你是不是很强!”

“那是自然!不过论实力,还是我的挚友酒吞童子最为强大!!”

酒吞……是吗……

——未完——

崽你的想法很危险!!!!

脑袋被重重的一拍你有没有感受到生命的威胁!!

突然感觉我写的好三俗一点都不搞siao【

我感觉我这个清新脱俗的cp观会使我掉粉至死【

【茨酒】计划通

新剧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某天大蛇发疯了。

茨酒被找去干活。

酒吞眉头一皱发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为什么本大爷要给晴明那家伙做事??还有红叶黑晴明那劳什子事,真烦人。”

“挚友!你不乐意的话我替你去把晴明绑……不是,我是说去回绝他。”

“哼,你看着,本大爷自有办法!我们到时候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于是那一天……

“呜呜呜……在那之前,红叶和那个黑晴明就交给你了!”

“可恶!!我也要自暴自弃啊!!酒!!我也要喝个痛快啊!”

溜了溜了。

甩锅成功√

计划通后的交♂流

“这眼药水真带劲。”

“但是对我好像没什么用……说起来挚友你以前从来没哭过啊,只有在床上被……”

“你他妈闭嘴!!”

——

这个剧情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别是那段【然后支配我的身体吧!】【亚达(快速地)】【纳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最后跑路的那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俺们去喝酒了那些鸡儿事你们自己搞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茨酒】关于打call与打尻(脑洞)

茨木:我要为挚友疯狂打尻!!!

酒吞:???什么??你再说一遍??打什么????

——

想看打尻【瘫

没粮我就自己写【小声地